首页 >时尚

森達:如何領跑中國制鞋業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

2019-03-06 18:00:19 | 来源: 时尚

森達:如何領跑中國制鞋業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 17年前,森達集團董事長朱相桂帶著“盂蘭橋”皮鞋來到上海。“江北貨,不來事。”精明的上海人不屑一顧,結果“三闖上海、三走麥城。”  1988年,朱相桂第四次闖進上海灘。在上海百貨商店舉辦的全國名牌皮鞋擂臺賽上,竟創下一天銷售17萬元的奇跡,一舉奪魁。上海人猛然刮目相看,不過此時品牌已是森達,而非盂蘭橋。  “登泰山而小天下。”搶占了中國消費制高點的森達,加快向全國邁進的步伐:逐鹿中原,南下閩粵,挺進西部,重占東北,其勢如虹,給國內制鞋業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。這一沖擊的結果,是制鞋業重新“洗牌”,森達躍居榜首,產銷量連續九年位居全國同行。  “只有世界鞋王,才是真正的鞋王。”朱相桂要讓世界鞋業重新“洗牌。”為此,他決定再闖上海灘,以上海為跳板構筑森達進軍國際市場的新平臺。這次朱相桂要投入上海的不是皮鞋,而是資本,而且是內資企業在上海一次性投入的一筆資本。  一石激起千層浪。“集團現在的形勢這么好,守住這份攤子發展,不知道多穩當。”有人表示反對:“國際市場風云莫測,變幻無常,當心成為‘泰坦尼克’喲!”,同行中有人提醒:“這么大的投資,能行嗎?一旦失敗了,該怎么辦?”有人這樣擔心。  永遠如履薄冰、永遠如臨深淵的朱相桂卻認為:“在經濟全球化面前,企業永遠只有創業,沒有守業。如果不能主動走出去開辟‘第二戰場’,迅速提高自身國際競爭力,就會連中國市場都保不住。”   2000年12月28日,總投資達4.2億元的大型出口基地——永旭鞋業有限公司在上海松江區破土動工。不到一年時間,一座現代制鞋企業在上海拔地而起。  永旭公司面向九干路、背靠淀浦河,距上海虹橋機場12公里、上海火車站21公里、滬寧高速15公里,占地面積21萬平方米。屹立在廠區中央的回字型辦公大樓造型別致,給人的感覺就是現代、時尚和開放;辦公樓前,偌大的廣場鑲嵌著大片翠綠式的草坪,五根不銹鋼旗桿飄揚著中、意等國國旗和森達團旗,每過幾分鐘,就會有飛機從廠區上空飛過。  森達上世紀搶灘上海的沖擊,更多地集中于鞋業市場;這次搶灘上海所引發的沖擊則是深刻的、持久的、全方位的。  “想不到永旭建設速度如此之快,更想不到永旭的國際化、現代化程度如此之高!”一向認為蘇北人辦事慢、品位低的上海人驚呼。一位廣東鞋企老板觀摩永旭后感慨道:“朱相桂的眼光就是遠。不但對中國入世時間把握得這么準,而且這么快就搶占到新的制高點。”中國皮革工業協會人士則認為:“森達的動作,代表著中國鞋業的發展方向,對皮革工業創國際名牌具有非同凡響的意義。”  在辦公大樓西側,是由兩幢6跨生產大樓組成的生產車間,建筑面積為6萬平方米。這個車間擁有6條從歐洲引進的全套制鞋生產線,從投料開始到成品鞋包裝,形成一個完整的現代工藝流程,每條生產線的日產量達到1800雙。在配底線上,生產的是今年夏秋美國市場的流行款式。工藝上乘的皮鞋、現代化的生產、技術嫻熟的工人,令歐洲鞋商贊嘆道:“永旭的生產、管理水平,在歐洲也是的,實在了不起!”他們甚至認為,以歐洲品牌為單一引擎牽引世界鞋業潮流的歷史將會很快結束,森達極有可能成為一個新的引擎。  在成品車間,有著數百箱即將出口巴西、美國、意大利的皮鞋。在永旭新品展示廳,更是盈滿全球營銷的氛圍。來自美國、古巴、韓國、加拿大等l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鞋商正在看樣訂貨、洽談合作。據公司負責人介紹,目前永旭生產的皮鞋己出口到美國、歐盟,俄羅斯等13個國家,今后會把部分外貿訂單安排到總部生產。  永旭成功跨出國門,極大地提升了森達在國際零售跨國公司心目中的地位。在一級城市,由于受國際零售資本的沖擊,國有大型商場大都淪為二級商場,國內鞋品的市場地位不斷下降。森達利用永旭這一平臺,大舉挺進國際零售跨國公司,在上海百盛、太平洋百貨、北京崇光百貨、南京金鷹國際購物中心等50多家外資商場開設了專賣廳。  放眼世界:構筑人才新高地  “決定現代企業強大的標志,不是看擁有的資本,而是看擁有的職業經理人。職業經理人隊伍是森達進軍國際市場核心的競爭力。”日前,在上海永旭鞋業有限公司回字型的現代化辦公大樓里,朱相桂向我們亮出了這一全新的理念。  朱相桂的這一感悟是深刻而理性的。  森達初創辦的時候,僅是鎮南村的一個皮鞋作坊,人才的匱乏可想而知。求才若渴的朱相桂便從政府機關“網羅”了一批有大專學歷的年輕干部,并委以重任。人才的引進,激發了企業的活力,森達迅速走出江蘇,走向全國,成為中國鞋王。  90年代后,殘酷激烈的市場競爭,使朱相桂更為清醒地認識到,要想坐穩鞋王的寶座,還得需要在更高層次上引進人才,于是意大利的馬尼龍格、臺灣的蔡科鐘、香港的墨頓瑤……20多位具有國際鞋業水準的開發、管理和營銷大師相繼來到森達。  女鞋設計大師蔡科鐘來森達的年,就開發了120多個女單鞋、女涼鞋和高檔女靴等新產品,一投放市場就成為顧客爭相購買的搶手貨,改變了森達皮鞋“男強女弱”的歷史。  在引進的同時,森達還將自己的業務骨干一批批送往意大利、西班牙等制鞋王國以及大專院校深造學習,直接接受世界制鞋藝術的熏陶。近年來,森達還與包括所有國際的皮鞋設計事務所建立了合作關系,聘請了20多位制鞋專業人才在世界各地搜集信息、開發鞋品、組織原料……構成了一張覆蓋全球的無形的智力網。  這些投入給森達帶來了巨大的回報:產銷量連續9年位居全國同行,市場占有率達16.7%,2001年實現利稅近2億元,成為“中國領先鞋王”和惟一躋身全國500強的皮鞋企業。被森達人尊稱為“老師”的意大利制鞋企業感嘆道:不斷的網羅人才,將使森達聚集起超越“老師”的優勢。  朱相桂要的就是這一超越。“森達的國際化,首先是人才的國際化,人才國際化的關鍵是職業經理人的國際化。”在朱相桂眼中,職業經理人必須是復合型的,衡量的標準有三點:一是知識,業務技能與實踐經驗要達到國際;二是素質,良好的職業道德和敬業精神;三是性格,具有很強的相容性和合作理念。  日前,我們在永旭鞋業有限公司新品展示廳見到了總經理王國進,他正與來自世界各地、不同膚色的國際鞋商們洽談業務,時而英語,時而意大利語,時而俄語,時而粵語……確為世界鞋業不可多得的人才。通過了解知道,王國進先生早期曾服務于臺塑集團,后在一家國際大型制鞋企業長期負責國際貿易,來上海水旭不久就展現出強大的市場號召力,與美國、英國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、古巴等多個國家的鞋商簽定了合作協議,一些鞋商還在水旭設立了派駐機構。  像王國進這樣的職業經理人,在森達還能列出一長串,如菲力普、呂芳正、張益、邁克爾、塞久等。朱相桂笑稱:“森達已經擁有了一支聯合國式的國際打工部隊。”  森達的舞臺,既沒有欄桿,也沒有天花板,每位職業經理人都會獲得充分的授權。上海永旭是森達投資4.2億元創辦的年產2000萬雙皮鞋的出口基地,但人、財、物,銷、供、產全都授權王國進負責,其開發、管理、營銷等方面的高級職員,有來自意大利、美國、英國的,有來自臺灣、香港、廣州的,設在古巴、韓國、日本、美國等地的分公司和分銷機構,大多聘用當地經驗豐富的制鞋人才或海外留學人員主管。上海松江區副區長周雪娣告訴我們,在上海松江有很多跨國公司投資創辦的企業,但像朱相桂這樣放手重用人才的還很少見,令人敬佩。  創造價值,資本增值,是朱相桂對職業經理人惟一的考核標準。朱相桂向我們列了兩道算式:一是年產出必須是投入的3.5倍以上;二是年利潤要達到產出的15%以上。來自臺灣的百思圖品牌經理呂芳正,2001年森達投資1000多萬元授權他創立百思圖品牌,僅8個月就盈利400多萬元。今年6月份,百思圖綜合市場占有率進入全國皮鞋前10名。  “誰讓資本快地增值,誰就享得的報酬和的權力。”這是朱相桂近年來常講的一句話。王國進、呂芳正、張益等職業經理人,不僅有著高額的年薪,而且享有森達贈予的高額股權,更重要的是將他們的個人價值與企業發展緊緊捆在了一起。  機制靈活、敏捷,是森達走向成功的法寶之一。  早在1993年,森達就與意大利制鞋企業全面合作,引進先進的管理制度,成為世界鞋業之集大成者。  隨著企業規模擴大,森達推行“大集團、大公司、小實體、細管理”的運作模式,劃小劃細管理單位,形成小單位運行、精細化生產、零缺陷管理的新格局,發揮大企業“強”和小企業“活”的雙重優勢。所有這些,似乎都偏重于解決內部平衡與內部協調,對外部環境的適應能力和靈活性依然較弱。如何讓企業高效率運行,對市場快速反應?朱相桂的回答是,按市場規律整合各種生產要素,建立全新的市場化運作機制。  活化機制的動力之源在市場。森達打破傳統的集權制營銷模式,全面推行銷售買斷制,將森達品牌的區域市場經營權,授予那些具有現代營銷頭腦和一定資本實力者經營,形成“共贏”的分配機制。在集團授權的范圍之內,代理商根據市場需求確定所需鞋品,拿錢買貨,自主經營,一下子就將風險與利益捆在了一起。為減少訂單風險,他們主動深入市場、研究需求。  在森達,訂單就是命令,接到訂單,快速行動。隨著訂單的流轉,市場競爭壓力被傳遞到企業的每個環節。采購、開發、生產、核算等部門主動與市場接軌,確保訂單按期保質兌現。營銷體制的轉換,使產品適銷率、有效供給率提高了,盲目生產、庫存積壓減少了。  活化機制,要讓企業處于優勢地位的資源充分利用。近年來,森達憑借自身的資本、品牌、通路等優勢,相繼推出了好人緣、梵詩蒂娜、法雷諾、百思圖、雅波笛等多個品牌,滿足不同層次消費者的需求。為使這些資源利用化,森達大膽吸納國際先進的品牌經理制,實行品牌化運作、無工廠生產,整合社會資源,放大市場效應。梵詩蒂娜品牌經理告訴我們,梵詩蒂娜是一個無工廠的品牌,公司僅有35名員工,主要負責鞋品開發、渠道建設和品牌策劃,今年預計可實現銷售額1.5億元。目前,好人緣、梵詩蒂娜、百思圖等品牌的市場銷售一片紅火。森達的目標是,經過3至5年的運作,構筑森達在國內市場壟斷經營的地位,打造一個以森達為主的“名品牌家族”。  機制的活化,離不開信息化技術的支撐。近年來,森達購置了IBM小型機,為管理、生產、銷售部門配備了200多臺微機和先進的操作系統,與40多個銷售分公司建立起遠程分銷系統。去年森達又與加拿大Geac公司合作,引進國際先進的ERP管理系統,擬用2年時間對現有業務流程進行全方位重組,建立“生態供需鏈”,快速響應市場變化,以適應現代制鞋業“少批量、多品種、短周期、快節奏”的訂單制生產。現在,董事長朱相桂無論走到那里,只要打開身邊的電腦,企業的銷售、開發、供給、生產等情況了如指掌,甚至連一筆訂單的數量、貨號,現在什么環節、哪個車間、哪個崗位都一清二楚。  森達市場化的靈活機制,還表現在用人與分配上。該集團先后推行了以認標競聘為主的人事管理制、以績效考核為重的契約式年薪分配制,創造價值、所作貢獻,成為森達人才使用和激勵的主要標準。用競爭選拔人,讓市場評價人,使一些有知識,高素質、能力強的同志在崗位上脫穎而出。  讓市場說話,是森達活化機制的核心。  讓市場說話,使森達贏得了更大的市場“話語權”。在杭州“雙王”會議上,朱相桂“共打中國牌”的倡議,得到了國內制鞋企業的熱烈響應。  從朱相桂身上,我們領略到新一代制鞋人的睿智、膽識和遠見,更看到了中國制鞋業輝煌燦爛的未來。 
风寒风热感冒的区分
早搏吃什么药
润燥祛风止痒药膳汤

猜你喜欢